首页 | 明星资讯 | 家居生活 | 育儿资讯 | 范文论文 | 校园资讯 | 健康资讯 | 家电资讯 | 音乐资讯
国际 | 医药资讯 | 影视头条 | 数码资讯 | 电商资讯 | 电子资讯 | 小说 | 新能源 | 财经理财
首页 > 小说>>九龄无懿小说-鬼帝拾荒捡天帝小说阅读

九龄无懿小说-鬼帝拾荒捡天帝小说阅读

来源:桑桑网
鬼帝拾荒捡天帝鬼帝拾荒捡天帝第2章

1

三界交接,福临茶楼

“哎,我等了阎罗五百年,五百年,可他怎么就……”一个肤白胸大的妖艳女子,一双眼顾盼流连,叹息道。

“这说来话长,你说这好端端的一个地府阎王不做,坐拥三千佳丽不成,怎么就……”一个支着身,半躺在榻前的满头须臾的老者,扯着嗓子拉着一条红线叹息道。

“他原就是天不管,年年谪向人间,可人间又不待见他,啧啧……”听着一旁有人插嘴,老者斜着眼瞟去问:“如若是你,可否”

“可这天帝也是……居然使出媚术……”一个白衣仙使扶额叹息。

“哎,我这修炼三千年,原也是希望临空一脚踩进苍穹殿的,可是这门还没进,现在直接是关死了~”一旁落肩露腰的女子呜呜咽咽的哭道。

“那也不能这样,他俩抛弃三界于不顾,只管自己风流快活,他俩怎得也得担点责任!”一个唯唯诺诺的少年声音从一角传来,看着挺正气凛然的背影,却拿着一块白布擦着茶楼红桐木楼梯的扶手,真亮!擦得这一个漂亮!可以拉上天去做个小伺童,不错不错,老者心里想。

“三界现在不也是风平浪静吗?干嘛非要指责他人,换取自己内心所安呢!”一旁的道者大概也是半个修仙之人,了解颇多,不禁张口插了一嘴。

这人多口杂的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,茶楼里一个小儿童拉着母亲的手问到:“娘亲,他们在谈论的是什么啊?”

并不知何时何事,老者飘飘然从榻上飞起,唱和道:“诗老不知梅格在,吟咏,更看绿叶与青枝。”这□□裸的嘲讽,大厅里的人都脸白了又红,一个紫衣少年执着剑,剑指老者,剑身通体纯银,透着冷冷的青光,竟让人看不清到底是什么纹路花式。紫衣少年愤愤道:“难不成他俩敢做不敢当?而且他俩这事,没你月老支离立着一份功,怕是促不成!”

这众人纷纷仰头寻着刚才的老者,这可是真的月老啊!凭他天界人界还是地界,要想好姻缘哪个不靠着月老,大厅一群人哗啦啦的磕头跪拜的跪拜,双手合十祈祷的祈祷,刚才的话题竟也就这样乱哄哄的散去了。

紫衣少年竟也一闪身,没了踪迹,怕是也是一位仙者,众人都哆哆嗦嗦的管他是谁,跟着一起拜。

这月老一飘落入天界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,此殿虽名字大气磅礴,可殿内倒也空荡荡的没什么物件摆设,月老着急的来回踱步,抬头看看这苍穹殿三个大字,满脸红光,往殿前瞅瞅瞧瞧,殿内半点声响都没有,犹豫着要不要破门而入,又怕撞见尴尬之事,突然听到后面的急急忙忙的御剑声,顿了脚步,回头看,果然是这位祖宗啊!

紫衣少年追过来:“你跑什么?我不就是让你解了他俩的红线,你躲什么躲!支离!”这月老得道成仙的凡名,就是支离这两个字,老者扶额说:“好说好说,他俩根本就没有红线,三界查也查不到,你总是缠着我,我也没办法啊!”“再说了,盾熙你,莫不是上天入地还在追君上吧?放弃吧,现在你也是天帝了,别添乱了,好好做你的天帝,不行吗?”

“我要这破天帝之位有何用?这破位置谁要当谁当,他可好,搂着他那‘小娇妻\\’,享福去了,留着一堆破烂玩意让我收拾,我是拾荒的嘛?是嘛??是嘛???”月老支离被这新任天帝盾熙扯着领子晃来晃去,朝着穹苍殿大喊:“君上,君上救我!君上你要再不出来我就拆了你的婚姻,让你光棍永生永世!”

“来了,来了,喊什么喊!”只见穹苍殿门轰——的打开又——轰的关上,殿内弥漫的‘乌烟瘴气\\’被很快的截住,来人一手拖拉着鞋,一手拽着光滑细腻的雪衣,漏出背上的点点指痕,让人无限遐想!支离和盾熙在离他俩三步远的时候,狂喊到:“你先把你的衣服穿好!”

“还不是支离喊的那么不吉利的话,我怎么能和……”来者边整好衣服边嘴里嘟囔着……

“停停停!不想听不想听,你给我把你这天帝之位收回去!”盾熙捂着眼睛打断这个一点都不知羞的前天帝说!“别嘛~咱俩可是留着一样的血,你怎么能这样对我?我——收不回。”前面还假装擦泪后面就咧着嘴一本正经的,谁信!

月老也是满脸迷惑,确实不知这天帝之章如何传授,更何况收回。毕竟古往今来,开天辟地头一回听说有天帝不干了,自己跑了的事,眨眨眼看着这开天辟地得道成仙的仙龄无可考究的人。

“别看我,我也是头回做天帝啊?在我之前哪有人,无人记载,无人理会,孤孤单单做了不知几万年,才碰到有其他仙者,怎知无考无咎!”来人甩甩头发,摆摆手,把那瞪着他的两双眼神扇了扇,顺道身子往旁边一矮,躺在殿前的桃花树下,闭目养神开了。

盾熙蹲下来,瞅着这个和自己有七分像的人,说“那你怎知我与你血脉相连怎将天帝之印印于我额间”

月老这走也不是留也不是,只能也蹲下来,瞅着这两位大神,真的大神!

“我也是□□凡胎得道成仙,哝,我□□父母,轮回万年,也是你父母,诞下了你你也飞天,我怎会不知”躺着的人确实悠悠哉,不知从何处变出一顶草帽,倒扣脸上,遮住这从桃树叶漏出的天上流淌的七彩祥光,遮住这惊天地泣鬼神的容光,遮住那双看穿一切的眼。

月老蹲久了,腿麻麻扶着膝盖站直补充到“嗯,这事确实是这样,毕竟君上那几万年无所事事,追着个凡人观察一下也很正常……而且,而且……有些事就不用说了吧。”

突然,苍穹殿门闻声自动敞开,躺在树下的人,寻声回头一眼便惊了满世芳华,世间万物皆可抛,只有这个人,这眼里之人,独独谁也不能。

“九龄——”殿门的人看着这边的热闹气氛,喊到。君上凡名世人皆不知,世人也仅有一人能唤……“九龄……”

上一条:定速空调两年内将推出一线市场 下一条:庶女绝色鬼帝大人求放过by风情万种